使用超快速数字PCR系统检测新冠病毒RNA(一篇短评和随想)缩略图

使用超快速数字PCR系统检测新冠病毒RNA(一篇短评和随想)

​在刚刚过去的5月份,Biosensors and Bioelectronics上线了一篇文章”Ultrafast multiplexed detection of SARS-CoV-2 RNA using a rapid droplet digital PCR system” (翻译:使用超快速数字PCR系统检测新冠病毒RNA)。我顿时觉得有必要写点东西介绍下这篇文章了。一是祝贺毛红菊老师和程祖乐博士两位通讯作者,二是纪念一下使用FluidicLab压力控制器发表的第一篇SCI文章。三是纪念一下FluidicLab生产和销售的第一台机器。

这篇文章设计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微流控芯片,通过多级分叉结构快速产生30微米直径的微滴,并在片上大量储存微滴。另外一个就是做了一个快速的升降温系统(主要功能是升温,降温主要靠自发热扩散,控温非常准确,升温速度*快),在5分钟内完成了整个PCR的热扩增过程。从实验结果来看,无论是线性度和灵敏度都可以媲美现在的商品数字PCR系统。如果说还稍有不足的话,那大概就是没有把反转录和后面的荧光检测做到一起了。不过作为方法学研究,这篇文章报道的结果的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。

 

回忆起我第一次见到祖乐程博士,当时他应该还在做*早期的技术设计。和程博士聊了一会,大概是两个人都有做国产仪器的热情吧,顿时觉得相见恨晚,大有知己之意。给我留下*深刻的印象是他做验证实验用的那几个巨大的NI数据采集卡,看着这些价值不菲的NI数据采集卡,我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这些价格不菲的数据采集卡对于我这种穷人,既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,又颇激起我取而代之的决心。随后我送给他一台我自己组装的压力控制器做测试,那是我生产的第一台压力控制器,外壳是临时用3D打印机打出来的,黑色的外壳上还有3D打印机残余的拉丝,因为变形,几个螺丝也没有拧上,可谓惨不忍睹。但是祖乐兄仍然毫不嫌弃的收下了,经过个把月的测试,决定采购。回想起来,既要感谢祖乐兄的信任,更要佩服他当年的勇气。回想起当时那台机器的样子,换成我,我是断断不敢接受的。

经年过后,带着FluidicLab logo的压力控制器已经销售到了全国各地,祖乐兄也顺利毕业,加入了华为,为中华崛起而奋发有为。回想起18年7月我和祖乐兄相遇于微系统所的那个下午,两个除了满脑子做国产仪器想法一无所有的人,靠着两个氮气钢瓶畅谈如何取代进口设备,仍然恍若眼前。

 

【Ultrafast multiplexed detection of SARS-CoV-2 RNA using a rapid droplet digital PCR system】(翻译:使用超快速数字PCR系统检测新冠病毒RNA)文章链接:

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mc/articles/PMC8093165/pdf/main.pdf

如果想试用文章同款压力控制器,可以联系我们。

本文由“FluidicLab流体实验室”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文中视频已征求论文作者授权。

 

Posted in 微流控应用文章 and tagged .